110-05-20

千佛山金字招牌,讓你抬起頭來? (文/釋智義)

分享

剃度於天岳山雲老禪師座下應引以自豪?


覺道,蘊藏於天岳山禪林廣舌中。
深入經藏天人師智慧辯才,挺胸目視,隨緣自在。
萬貫家財,名震五嶽,終歸六道。

百思不解照見五蘊皆空,可度一切苦厄因緣,欲窺其奧,遍尋工具書、善書、註解終不得解。

有緣聆聽老和尚講經說法,撼動心靈。何方賢聖高僧,把佛陀佛法詮釋的清晰透徹明白?為尋訪善知識,二度攜友參訪高雄甲仙天岳山梵音禪寺,印證是個正信清淨道場。告假之時,購買了些法寶及做了些布施功德。

因緣具足於彌陀誕良日剃度,出家於甲仙天岳山梵音禪寺,老和尚親取法號「智義」。

每天早上打板第一件事,來一杯義式咖啡提神,整理法寶資料或下大寮。

電腦可以選花生,我的電腦是選大寮菜單,以「有心無我」的心境,每天給大眾師不同的菜色、不同的營養,來維護色身。

「看是無情卻是有情」「寵豬舉灶寵子不孝」「明辨是非不參與是非」


茶餘飯後閒聊,常聞老和尚像恐怖份子一樣恐怖……,獅子吼罵人……,時顯怒目金剛相,迴避繞道。

為什麼吼?為什麼罵?表相聽到的是吼是罵沒錯,那罵的內涵是什麼?有去探討嗎?為什麼被吼被罵?

煩惱來自外力色塵緣境,廉價勞工社會邊緣人桶底脫落


剛出家見識膚淺,未能了然真實義……。

「看電視泡茶喝咖啡聊是非」
人不就是這樣嗎?

「浪費生命,對道業沒有幫助不能了生死」
每天不是五堂功課,就是下大寮,哪來浪費生命,人又還沒死,怎麼對道業沒幫助呢?

師父的獅子吼、罵,對我是茫然一頭霧水。

出家初期發現《心經導論》及《心地法門》,感覺不錯,不只名相法相的詮釋,內涵的分析,還可應用於現實生活中化解煩惱與問題。

聞所未聞見所未見,這不就是我所欲尋覓的嗎?

「你有煩惱嗎?為什麼煩惱?可不可不煩惱?」
可謂禪林秘笈,不保留下來可惜,決定把光碟片螢幕文字,一字一字的打,轉換在我的電腦文字檔上,將來可跟大眾分享佛法真實義的饒益性。

「泡茶」,應是在品茶中,體會發現佛陀的道理方法跟察覺自我有無缺失?
「喝咖啡」,昏沉中可提神輔助,幫助精進。
「聊」,應在佛法要義探討現實生活中的缺失並予以改進。

有一回經不起魔考,想離開梵音禪寺去住茅棚。老和尚像有神通似的在梵音寺的看板上,張貼口諭,調派林園大德禪寺當監院。時序二月,和智賢師、智元師三人,進駐大德禪寺。

超前布署馬上行動 當機立斷不當廟公 因緣不具足撤退跳蚤顯現


大德禪寺接任不久,四月上旬獲通知調派中華佛弟子協會秘書長。接獲通知已逾旬日未報到,曾有師兄弟提醒說:「你還未去協會報到,難道不怕挨罵?」

四月二十日呈上大德禪寺財務報表。
師父當面問:「去協會報到了嗎?」
報告師父:「協會馬上報到可以,但大德禪寺,寺務人事未處理妥善前,二位師兄弟可能逕自離開。」
師父:「那就五月前協會報到。」顯示「理事圓融」。

秘書長五月一日前報到


「中華佛弟子協會」位於般若寺對面一樓,上有廣播電台,師父上班在三樓,隔壁慈善基金會。

師父有空會下來協會跟出家眾閒聊……,指示協會任務功能作用,輔助各寺院、關懷信眾、加強幹部的聯繫溝通、舉辦知性之旅郊外活動,與信眾互動歡樂中佛法可自然流露同沾法喜。

師父上班,必經協會一樓上三樓辦公室。師父很注重威儀,在儀容態度舉止有所缺失,必當下糾正告知。

八月中秋,首次在中華佛弟子協會一樓舉辦聯歡晚會,目的在給幹部與會會員能多聯繫親近道場機緣,拓展會務。

有次外誦回來,稟報師父,有信眾供養金,可否作為弘法基金用途。
師父說:「這樣不如法。」停頓片刻又說:「乾脆等累積到五萬,再交付財務做弘法基金專款。」

從協會報到、信眾供養金運用等,處處顯示師父處理人事問題,絕不彼此受傷害,以善慧理事圓融。

師父慈悲行事風格為維護信眾權益而吼


在五觀堂聽到師父大吼聲,急忙趕往知客室,眼見師父氣得滿臉通紅,雙手抖顫坐在台階上氣喘。本想扶起師父上來,師父搖手說不要動他,正在調氣。

當下體悟到人的自我意識,自認為是好意想幫忙,但很可能會造成傷害。

師父為什麼吼又為什麼罵?哦!原來師父慈悲,在維護信眾權益免受損害,才會大發脾氣要罵獅子吼!

有時候人只知其然而不知其所以然,以自我意識,想怎麼做就怎麼做!

為什麼惹老和尚生氣獅子吼,而說可怕的像恐怖份子!

為什麼不檢討被罵原因,獅子吼內涵?

有一次精神講話,師父好言好語講了三次,要常住眾往前面坐,好好聽講。不僅姍姍來遲,還不依師父的指示去做,任誰看了都會生氣,何況師父?吼罵掀桌……,可有內觀反照?

師父建好道場,大殿、講堂或視聽教室,是屬於信眾共修的地方,冷氣設備都裝修的舒舒服服的,為什麼?夏天有了冷氣,早晚課或共修或法會的時候,大眾可以很認真的在共修,不會心有旁騖,才能發揮它的功德效益。

師父關懷全台失聯幹部


三單位之一「中華佛弟子協會」,是個獨立部門,就是要做好信眾跟寺院的橋梁,輔助寺院的不足,並去關懷全台失聯幹部。師父會以隱喻方式,某某幹部或某某組長,信眾需要加以關懷,要你去圓滿職事,讓你很樂意去做並完成職責。

為聯繫關懷,協會三師兄弟全台跑了三趟,去做關懷聯繫事宜。

老和尚成就弟子或人事任命調派職事,權力下放,只求成敗中,能記取成功的要件,失敗的因緣,從中去學習成長作為前車之鑑。

老和尚上課時曾說:「三單位要招募人才,結果沒人要來,不是你不會,是你不願意。為什麼不願意?就是怕做錯事,挨人家講話、罵。」
這是上任協會因緣,也是自告奮勇往赴馬來西亞緣起。

老和尚培養僧才要能獨當一面先挖坑給你跳。要你發心,絕不勉強逼迫。

發心:才會有進取心,才會有開拓開創精神。
逼迫:會造成苟且偷安得過且過,敷衍了事。

辦事積極不苟且拖延,把握當下,規劃未來,超前布署,這是師父的行事作風。

某日中午用餐時,師父在電梯前交代,尋找某師兄去馬來西亞任職。第二天師父一上班,就在協會辦公室當場問我:「找到了沒?」
幸好昨日已積極連繫打聽有了答案。「他已還俗。」師父要我再去探聽清楚。

擔憂師父操心毛遂自荐 協會剛起步


事隔沒幾天,師父一上班經過協會又問起:「智義,怎麼樣?找到了沒?」當下我說:「報告師父,若沒有人要去,是不是我可以去?」
師父真的厲害,圓滿智慧高的不動聲色,就有人願意往坑裡跳。
師父好像又沒這回事的說:「協會剛起步,你去,協會怎麼辦?」
想不到沒隔多久,在十月二十五日當天師父要我去馬來西亞,職務對調。

確認調派後,師父給了五千多馬幣現金 (匯率 1:10 ,台幣五萬多) 及一本存有六萬馬幣的存摺,內心銘感榮耀。

師父耳提面命:「佛法宣揚要立足台灣放眼全世界,先要有的立足點,就是馬來西亞。」又說:「目前中國弘法,還不是時候,有困難,要有中國相關有力人士邀請,方可成行,謹記。」

把握當下辦完園遊會再赴任


應該是馬上就任,但師父叮嚀高雄的園遊會辦完再去,記得園遊會是十二月十日。隔日十一日早上航班,馬來西亞佛弟子協會上任。

馬來西亞協會會址,處於吉隆坡北邊馬來人區,華人較少,人生地不熟,信眾屈指可數,門可羅雀。

馬來西亞簽證有效期三個月,可出境新加坡再入境或另辦延簽一個月。每次回台,辦簽證期間,必晉見師父稟告協會會務進展、遭遇問題或困境或佛法法義上等,請示師父。師父會細心教導,如何化解並詳說法義。內心銘感五中。

某日若雍師透過師父要回馬來西亞存摺。當下請示師父:「那協會的財務怎麼辦?」
師父:「就要你自己想辦法,就要你自己去開創、開發……。」
最後師父慈悲交代,從存摺中領取馬幣一萬,彌補協會財務。
你說師父「無情」、「有情」?

開創拓展需運用思想發揮智慧


馬來西亞佛弟子協會,每個月房租約台幣一萬一千,水電、通訊、瓦斯、生活費約四千,機票一趟來回二萬台幣。協會的財務包括台灣五萬多,存摺提撥十萬,總共不到十六萬台幣。

問題來了:
在人地生疏門可羅雀,前無救兵後無糧草孤軍奮鬥下,心想財務能維持幾個月?

色塵緣境引發,心有罣礙有恐怖,進入了顛倒夢想時刻。
去搶,去騙?不行!這是造業行為。

先要靜下來,想一想,既然師父挖坑給我跳。自己願意去跳,就要好好的去承擔,歡歡喜喜地去接受現實。

學習二戰後台灣先民篳路藍縷開拓精神,開創台灣經濟奇蹟。
先不要急先不要亂,要先「定」下來。

拿出師父給的禪林秘笈:
面對問題:
1.你有煩惱嗎?「有」
2.為什麼煩惱?「協會財務會有缺口緊張造成煩惱」
3.可不可不煩惱?「可以,只要有錢可以彌補財務缺口」

認識瞭解發現而後化解問題:
協會每個月平均開銷至少要台幣二萬多。
心想老和尚作風,二年就會輪調。(是男眾輪調,記住不是男女眾輪調)
不預估有無信眾供養,這是未知數。
我的老本,大約可維持二年六個月。
雖然不是很好的化解方法,總算從「煩惱的有相」突破而顯「煩惱空相」。
門雖可羅雀,就把協會當成茅棚寂靜處,自修的好所在,心就可安住啦!

不久,信眾介紹搬遷到市中心三層店屋三樓,鄰近雖有二三十棟的高樓大廈,仍然門可羅雀。有誰認識你這裡三樓住有一位台灣來的和尚呢?

運用思想發揮智慧:
「你有煩惱嗎?為什麼煩惱?可不可不煩惱?」
在慘澹經營門可羅雀下,如何能門庭若市呢?
協會在三樓又無招牌,有誰知道認識三樓住個台灣來的宅男和尚?

面對問題:
如何讓人知道這裡有個佛堂、有個台灣來的和尚?
有:DM 海報,或走入群眾,兩種方式。
為節省經費,採取直接接觸,以走入群眾作結論。
那要走到哪裡亮相?菜市場是個好選擇,每天早課做完五點半,天還沒亮 (馬來西亞早上七點天才會亮),就往市場走,買份報紙、鮮花、水果、蔬菜,這些都是每日佛堂生活所需。
經歷三個月風雨無阻的經營,捎來好消息,透過一名菜販介紹,終於來了十幾位的信眾,包括已出家的徒弟「蓮覺」,開始有了小型的共修法會。

剛接協會佛堂,只有一尊尺六木雕佛像,一個小木魚與罄,跟小桌子及木板拼湊成簡陋的佛桌顯得有點寒酸。

老和尚要我將高雄十二樓講堂三尊金身佛像運到馬來西亞,有了金身佛像,沒有護法神、大罄與大木魚、鈴鼓等,又不對稱。趕緊訂作韋馱伽藍護法神、鈴鼓、大木魚及罄,一起運到馬來西亞,並在當地訂做佛桌,購買誦經桌供信眾用。總算漂亮的佛堂呈現了燦爛金爍爍,可令信眾賞心悅目,好好的來共修。

好景無常,雖有了好的開始,卻引來了一場……,雖有滿腹……滿口……,誰人知?

人有貪嗔癡五欲八風,是因是緣是自然性,不傷害別人,也不傷害自己呢?

是因緣吧!正逢封山,時間點大概也落在上任二年多時,師父宣布調回台灣,總算卸下心中包袱肩上負擔。

上述是出家至老和尚圓寂期間,見聞受教感受回憶。與眾分享。
瀏覽其他白雲老禪師圓寂十週年紀念專頁文章
0 則留言