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0-05-13

老師父常在左右 (文/淨椿)

分享

前些日子無法南下參加白雲老師父圓寂十週年紀念法會,當日早上做功課,在觀想觀自在菩薩時眼淚就開始止不住。心專注的默默持誦〈大悲咒〉,淚水從腮邊靜靜的流,直到 21 遍〈大悲咒〉、108 遍〈大悲咒心〉誦完,淚水瞬間自然停止。情緒沒有起伏,但卻為何會如此?

在 80 年代中晚期與老師父結緣,沒有像一般信徒一樣積極追隨,也不曾交談對話過,但是卻始終讓我感應到老師父常在左右。往返幾次菩提寺聽法,完全是鴨子聽雷,才開始想了解什麼是佛教,什麼叫佛法。後來在白雲書坊值班,為了要向信眾介紹書籍,看了老和尚著作之後,才開啟我的佛法智慧。

有一夜夢中,老師父的侍者喚我說老師父找我,語畢,老師父的手肘就已在我肩上。醒來很是懷疑,資深志工說,沒錯!這是老師父的作風,且說你該知道要做什麼了?知是知道了,但散散依舊。直到一天,剛踏進講堂,迎面當家師以不算低的聲調正色說 : 「阿椿,你莫行毋知路喔!咧創啥!」(用台語講) 我念頭也沒轉,順口回:「喔!好啦!但不進入核心喔!」當下值班表寫上我名字,也就展開義工日子。只是因為之前曾在別的地方擔任義工的經驗讓我沒膽量進入核心,這樣的表現想必使老師父感到失望,始終都沒能向他懺悔,至今仍耿耿於懷。

自擔任義工深入參與後,感受老和尚悲願,曾經許下在有生之年都將是千佛山義工的願 (孰料時空變遷,現成天岳山義工)。直至今年深覺已是入暮之年,視茫茫、髮蒼蒼,耳朵也不順了,該是新血上來的時候了,才辭去義工職務,但我依舊是天岳山、千佛山人。

多年義工生涯,蒙諸佛菩薩一路的護佑,不知不覺中安然度過生命中的風風雨雨。感恩再感恩!
分享
瀏覽更多 2021 白雲老禪師圓寂十週年紀念專頁文章
1 則留言
Henny
4 個月前
干佛山和天岳山都是尊敬白雲老禪師的指導(學佛.信佛)
非常很好……
南無大悲觀世音菩蕯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