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08-08-01

禪的智慧 (一) / 白雲禪師著

分享
活中有太多的空間,是否?曾經留意,有心好好的利用?!尤其,對空間的態度,是否?具有關係於生命價值維護的觀念;也就是,於空間的掌控,是珍惜?抑或是玩忽?是重視?抑或是浪費?

書籍資料

書名:禪的智慧 (一)
作者:白雲禪師
出版/發行:佛印月刊社
出版日期:民國 86 年 1 月 (再版)
定價:助印結緣價 320 元 / 網購 9 折 288 元

精彩內文試閱


大慈大悲


佛心者,大慈悲是也!以無緣慈,攝諸眾生──觀無量經。

南嶽曇藏禪師養有一靈犬,於一夜經行時,其犬啣師衣,師即歸房;犬於門側伏守而吠,頻頻奮身作猛噬之勢。翌晨,東廚有一大蟒,長數丈,張口噴毒焰,侍者請避之,師說:「死可逃乎?彼以毒來,我以慈受,毒無實性,激發則強;慈茍無緣,冤親一揆!」語畢其蟒按首徐行,倏然不見。又一夜晚,有群盜來,犬亦啣師衣,師不理,對群盜說:「茅舍有可意物?一任取去,終無所吝!」盜為師言所感,皆稽首而散。

白雲野語:

所謂靈犬,靈性何在?披一身毛,畏嗔具備,佛性早為太多的業力所障;若不是藏禪師修得慈心波羅蜜,那巨蟒非但傷人毀畜,且蟒命結果難保;何況殺人放火的群盜,將是蘭若不幸!人犬不幸!財物不幸!

大德!靈犬不是人,慈心即道心,千劫一眨眼,眨眼不翻身!惟有無緣慈而同體悲,以是行道,才能達到「如來即大慈大悲」的聖智之境!


自觀自靜


兀然空坐,於道何益?──西域掘多三藏

掘多三藏大師本天竺人,東遊韶陽,禮六祖能大師得悟;後遊五臺,於定襄之歷村,見一僧結帛孤坐,便問道:「汝孤坐奚為?」僧答:「靜觀!」師問:「觀者何人?靜者何物?」僧聞言,作禮問道:「此理何如?」師說:「汝何不自觀自靜?」

白雲野語:

靜的反面就是動,觀的內涵尚有察,靜動是塵境,觀察是有為法;在塵境中施以有為法,不啻是自找煩惱。但是,捨棄塵境,無動無靜,也不觀察,這樣的作為是不是無為法?當然不是!因為無有塵境,便無法可施,唯有於動靜中不為動靜所染,諦觀諦察,究竟所以,才是無上的「無為法」!所以,掘多大師說:「何不自觀自靜?」

大德!為自觀察,不為法縛,是為無為法,正如六祖能大師所說的「不取不捨」;在祖禪學中,幾乎是一個不容變易的法則,無論是處世,待人,接物,治學…敢說都是有效而可靠的法則。
瀏覽更多白雲老禪師著作
0 則留言